蔡启珩

零零:

四季旅行-秋田
聚会圆满结束。
下一季应该会更完美。

农夫的时尚

-

+23+-+ 

墨客:

Daniela Gregis SS 2016 lookbook

Kitchen_MaoTouYing:

最近在追步步惊心.丽,觉得非常好看,里面所有的角色都非常喜欢,今天我做的是八皇子:旭^_^

后来 我的最爱

米雪儿:

曾经用“后来”两字为QQ名字,一直用了五年,

后来,我总算学会如何去爱,可惜你,消失在人海

曾经我的第一段纯真的爱情也是这样子的,到现在我们依然没有见面,依然刻意失去联系,或许不见面的好。

怎样的生活是如你所愿?

我是单脚站立的稻草人:

乏味的一天,没有做任何有意义的事儿。
再一次钻进拥挤的人群挑选秋天不可或缺的一条搭配裙。尽管,这个季节寒意一点点侵袭而来,渗透在风里给人一丝丝晚秋的凉意。然而对于女人这个群体,购物的欲望永远不会消失,只会增长。
走进商场,温度与外面相差10度,冷热相冲。
我依然是速战速决的进入第一家店后,挑中一款,试过之后,便付钱走人。可我还是被人潮的嘈杂和混杂的空气搅得胃里翻滚,一股恶心想吐的味道布满全身。
我顺利的坐上来时的18路公交回家。嗯,就这样回家。
一个人逛街,没有约上朋友。我想自己安静的过一段时间,看一看自己到底能够承受多久的一个人,一个人独处的时间。这是我最近一段时间选择的生活方式。
有些人的生活过的很文艺,有些人的生活则很接地气。
lofter关注的一些大咖们,或是每日拍一些文艺到骨子里的照片,和朋友采风,去林间采摘新鲜果蔬,把生活过的文艺而飘忽。
有一些则是与生活紧密相连,每日纪录心情,把困惑的一面发泄出来,其余更多的是激励自己朝着明朗的、积极的方向发展。一直关注的一个记者女生近几日突然消失在lofter,不见了踪影。她的每一篇日志,我都会去看,去体会。
受她的影响,我开始了个人生活和心情的记录。
一直记录下去吧,至少这是自我安慰,自我反省,自我成长,自我了解的一个方式。
到现在,我都不认为找到了一个舒适的且符合自己的生活节奏,我被生活落下几拍,始终被生活拖着走,走的有些疲劳和不快乐。

我一度怀疑是不是别人的生活都比我精彩,只有我的生活像是一洼平静的掀不起半点涟漪的小水坑。因为我不曾深入的了解过任何一个人,即便是我的朋友。她们的生活又是怎样的一种波澜?我参照她们的成长历程,梳理与自己的细枝末节的联系。
生命中有过深切关系的朋友,我把她们归类于“善良”姑娘,“刺猬”姑娘,“犹豫”姑娘。

 

“善良”姑娘,W是那种永远都为他人着想,不顾及自己感受,受了伤也会自己咽进肚子里,还硬要挤出一点扭曲笑脸在脸上的傻姑娘。和她认识六年,高中二年,大学四年。高中生涯的最后两年我一直沦陷在一段无知的爱恋中而整日郁郁寡欢。W整整开导到我到毕业那一刻,帮我数落尽那段“狗男女”。我们的友情也无比紧密的联结在一起,延续到毕业。

 

W姑娘,上了大学,听说她恋爱了,我很为她高兴。因为她终于跨出了羞涩不善于与男生打交道的障碍。对方是高中同班同学,一个“隐形”富二代,让我大吃一惊。这个富二代倒是平日里从不夸耀自己的身世和家庭,把优越的家势一直掩饰到毕业那一刻。原来他家竟住在别墅区,爷爷是退休高官,奶奶是人大代表,父亲是房地产老板。唯一的缺点是爱和各类女生牵扯不清朋友似的关系。这绝对是隐形炸弹,他不是个愿意过细水长流的生活的男人。W姑娘,是在一个乡镇的普通家庭长大的姑娘,单纯简单的一塌糊涂,没有相睥睨的家庭,没有同样成长的背景,和他毕竟有一道深浅不一的鸿沟。我隐隐在心里为W姑娘担心,但也不曾把这份担忧与她说起。热恋中的傻姑娘一心陷入爱的甜蜜漩涡,再大的炮弹她也心甘情愿吞下去。

 
 
 

就这样,我与W姑娘在很长一段时间失去了联系。她在热恋中,我也不好打扰。

 
 
 

在这之后的很长一段空白时间,断断续续的听她说起他们的爱情,两人异地恋,趁着假期,乐此不疲的赶往大学见面,甜蜜依旧,羡煞旁人,热情也未减当年。

 

我深吐了一口气,庆幸W姑娘没有遇到一个渣男,她看起来那么幸福,还是一脸单纯的模样。

 

W姑娘是幸福的。看来是我多愁善感,把男人想的过于邪恶吧。

 

W姑娘毕业了,大专只有三年不到,男生是本科,还有一年。这意味着W姑娘要先走入社会,等男生毕业。W姑娘义无反顾的到男生上大学的那个城市找了一份普通得文员工作,一心企盼毕业见父母结婚。W姑娘没有伟大的事业心,她最大的理想是嫁一个她爱的男人,相夫教子。她的父母也在她毕业后的半年催促她和男生早日定下来。

 
 
 

一切的不美好,一切的冲突像不可预知的暴风雨在这个夏天砸向瘦弱的W姑娘。

 
 
 

W姑娘跟男生提起早些订婚的事情,男生一脸不愿意。后来W姑娘才得知,他们在一起的三年,男生从未像家人提起过她的存在。而她却傻瓜似的和父母说起男生的种种好处。W姑娘用尽所有方式逼迫他向父母告知她的存在。

 
 
 

得来的结果,晴天霹雳。

 
 
 

男生的父母以门不当,户不对的理由拒绝她做媳妇。W姑娘再一次来我家的时候说起她现在尴尬的境地,还是努力挤出笑脸的说:“再等等,相信男生会说服他父母接受她”。

 

等来的结果是男生的一句:“已经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我们不可能会结婚”。

 

W姑娘,没有哭泣,她跟男生说:“那么好吧,我们永远不会有走进婚姻殿堂的那一刻,不如早些结束吧!”W分手的那一刻没有歇斯底里,没有痛骂男生的无情。她作出平静的模样,只是努力挤出笑脸和她爱的人告别。转身的那一刻,泪水决堤,把整个胸腔淹没的水泄不通。

 
 
 

这就是W姑娘,连受到伤害,也不会去反击和对抗,她选择承受。

 
 
 

我的预感成为现实。要是我早一点透露我所担忧的问题,W姑娘是不是就不会受到如此大的伤害。

 

W姑娘依然还是我们这些朋友中最早结婚的一个。她说她最大的理想是找个“她爱”的男人结婚生子。如今,她找了个“爱她”的男人过起了她梦寐以求的柴米油盐的生活。

 
 
 

W姑娘跟随相亲的男人去往遥远的西北—乌鲁木齐。这一次,她对爱还是那么义无反顾,毫无保留。

 
 
 

亲爱的W姑娘,这一站的幸福,我的预感是永久的,长存的!你会在离我十万公里的西北找到你心中的乌托邦式的家庭生活。

 
 
 

很久不联系的一个朋友Y,我们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而彼此都有些尴尬后,便不再联系。起初,还有一些微信上的点赞之交,中间她也曾打电话过问我考教师的事儿,可能她是作为一种关心或者仅仅是对我近况的好奇。后来,因我没有再主动联系过她,两人虽在一个城市,却再也无交集。倒不是去缅怀或可惜这段友情,两个人的兴趣爱好不在一个轨道上,其实不深交也是情有可原。

她的生活是怎样的?又是如何一点点改变的面目全非。
她曾经是多么骄傲的一个姑娘啊,有主见,脾气暴躁,骨子里又有着深深的脆弱,却硬咬着牙也不在人前显示柔弱一面的那种姑娘。我把她称作“刺猬”姑娘,外壳上长满了刺,靠近她的人都会被她刺伤。她曾扬言,她不会爱上任何一个男人,她只爱自己。
她曾在我面前揭下过这层坚硬的防备,一切始于他遇到了一个男生。我也曾了解过她之前的几任男友,大多无疾而终,理由是受不了她的大女子主义和坏脾气。她也毫不在意的说,反正我也没用过真心。遇到这个男生之后,她继而颠覆之前所有的特质。在这个男生面前,柔软,卑微,甚至是一种趋于疯狂的依赖。为了男生,被单位上的人背后称小三,和父亲大吵一架,被赶出家门。这样从来不示弱,不甘于被别人掌控的女生能为一个人转变,则意味着,她想从他身上获取的就更多。她欲求不到,她被他伤害,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哭泣。此刻,就像被硬生生的拔掉一根根刺的刺猬。

那时,我们还是关系来往密切的朋友,她寄居在我家,我做饭给她吃,用尽安慰的话语劝导,她叙说苦楚,大声痛哭,哭的那么没有防备。黑暗中,我轻轻拍打着她的肩膀,劝慰她不要把这个男生看的那么重要,要多爱自己一点。只有先爱自己,才能被别人爱……我自认为当时我用尽了所有的安慰的话语填补她那时的伤心。
我以为我们有过这么惺惺相惜的一段经历,我们的情谊会走的更坚固。事实是来了大反转,那个男生后来不知是用了什么好听的情话,把她哄的又像个小女生似的缠绵在他身上。后来,我深深的为自己那晚劝说她的话语感到后悔。当时为了安慰她,我狠狠的数落了那个男生,他有什么好的,长的不帅,还花心,别为这样的人浪费眼泪。当他们再一次如胶似漆的状态时,我深深的后悔当初的话语。

也正因为我说过的那些话,Y的心里对我有了些许芥蒂,或许她认为我竟那般讨厌他男朋友。后来,我和Y男友在同一个单位,我是实习生,他是正式员工。后来的后来,Y自己租了一间房,开始上班,期间邀请我去她家吃饭,气氛始终不是那么轻松和愉悦。真正关系出现破裂,源于一次晚饭后,时间已很晚,她男友说时间太晚,一个女生回家不安全,开车顺便送我回家。Y却毫不犹豫的说出一句令我至今都不会再抱以朋友的心态对她的话。让她自己回去吧,现在还不晚,坐完公交走一小段路就到家了。呵呵,当时,三个人在一间小小的屋子里,尴尬蔓延在每个人脸上。我还是微笑的告别,从那以后,我决定彻底把这个朋友从我生活划出。她爱上了一个可以让她舍弃朋友,不顾情谊的人。她变了,变的对任何一个人都发出强烈的不安全感和毒箭。

那之后,我们失去联系,对Y的生活只是从网上了解。微信上零星的几张图片可以得知,她住进男生的新买的房,做起了微商,给这个男生洗衣做饭,不久应该要结婚。后来,反映她个人生活状态的照片愈来愈少,满屏都是微商代购的图片。我没有屏蔽,至少我们曾经拥有过相知相守的一段时间。

 

这个曾经扬言只爱自己,不会为他人洗衣做饭的姑娘,收起身上的刺,开始了她普通的柔软的家庭生活,在这样的生活里找到自己的位置和价值。我依然是祝福她的!
年轻的时候,千万不要扬言自己绝不会做什么,日后将是自己打自己的脸。生活岂能容的了你任性妄为。

再说一说我另一个朋友G,我称她为“犹豫不定”姑娘。和这个姑娘差不多认识7年,至今关系保持在一种可以随时腻歪在一起,也可以许久不见的状态。我认为这是我所想要的一种状态,和任何一个人都不要靠的太近,太过轰轰烈烈,太过难分难舍,到最后只会渐渐让人窒息。
“犹豫不定”姑娘之所以有这个称号。源于我认识她的七个年头里,她有过无数个犹豫不定的时候,做各种决定都犹豫不定。高考那一年,成绩不太理想,她为了给家里省钱犹豫要不要上一个普通的大专,这一犹豫就是整个暑假,当同班同学各个都提起行李奔赴大学的时候,她才最终做下决定。于是她去了湖南的一所大专。
她的大学是如何度过的,我就不得已而知。那时我还在复读的深渊里挣扎,已无暇再去过问她的日常生活。当我还挣扎在高中学业的痛苦中,上了大学的她俨然已跨越到另一个层次—情感需求,男女之间的情感问题逐渐占据了她的生活。毕业的时候听闻她说起一件让她犹豫了很久的一件事。大学里,认识了一个小男朋友,家境优越,小她一届,算是学弟吧,当时男生透露希望她毕业留在湖南,等他一年后毕业再见父母。为此,她决定暂时呆在湖南,她需要时间去考虑,难以做下决定是继续和学校的小男友谈下去,还是分手回老家。她为了他在湖南先找了份工作,辛苦维持这份感情。期间,也和她们一起视频过,看到这个男生的时候,一脸稚嫩和玩世不恭的模样,我在心里认定,他断不会和G姑娘维持这段感情。女人的第六感很强烈,不出所料,半年后,G姑娘告诉我,她离开了那个不懂事的小男友,他竟然抱怨G没有时间陪他。我靠,我当时忍不住的为G姑娘打抱不平,她为了他在湖南租房子打工等他毕业,他一个男人还有资格抱怨。G姑娘,在百般思考之后,决定离开这个伤心的城市,把这段青涩恋情的遗憾留在这个地方,独自去往广州发展。

G,一直都是个有着坚强意志和乐观心态的姑娘,她认为下一段路程里,好男人和事业都在等着她。她说,踏上离开湖南的火车的时候,看着渐行渐远生活了四年的城市和旧恋人。她没有流泪,内心对未知和远方充满期许…… 
 
 
 
 

每个姑娘都在遇到那么几个渣男后才能找到最终幸福。可是G姑娘辗转湖南,广州的这几年,也遇到过那么些个男人,稳重的,帅气的,靠谱的,不靠谱的,最终也没有稳定下来。毕业的这几年,她做过的工作各种各样,婚纱店店员,文员,最终在一家酒吧呆了2年。这是我及其惊讶的。我所认识的她单纯而质朴,如何能在那样一个嘈杂混乱的环境工作。后来,她再说起这两年的经历,她说那是她成长最迅速的时间,她学会了化妆,如何应付客人的刁难,学会如何和男人相处。
哇撒,我经常嘲笑她已经是个“老江湖”。
后来,她在广州呆的也不太顺利,大抵原因是和酒吧老板纠缠不清的关系让她的处境处于尴尬的状态。她跟我说,呆不下去了,又不知道回来能做什么工作。我寻思着现在房子那么好卖,建议她不如回来卖房吧。
她依旧是犹豫了大半年之后,最终打包回府。带着不甘心和遗憾。这接下来的几年,每个寒暑假我们都会相聚在一起。我在大学,她在社会。话题依旧是围绕着她找对象的事儿,我们总是期待着能够找到对象后一起聚会,一起happy。事与愿违,她的感情生活一直处于空白,这几年陪她相过四次亲,给她牵过一次线,结果均是没有后续。
就这样,离我大学毕业还剩一年。上天,终于让她遇到一个靠谱的老实男生。男生L,和她一个公司,娃娃脸,好脾气,家里的好儿子,每个月将近4000的工资,一半要交给父母手里。G姑娘和这个老实的男生开始了为期一年的恋爱。期间,她曾向我抱怨,原本以为老实节省是男人的优点,后来,G姑娘发现,恋爱半年,他不曾约她看过一次电影,送过一次礼物,正儿八经的情人节都没过,最让G姑娘欲哭无泪的一次是她过生日,男友L竟然给她400块钱让她自己买点礼物。G姑娘渐渐对眼前这个男人失望,不仅只是物质上极度抠门,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男生在事业上毫无野心,在G姑娘看来,这是属于不上进的表现。她可不想把未来寄托在这样一个一眼就能看到80岁以后生活的男人身上。
G姑娘和我选另一半的标准十分相似。这也是我们能维持一段友谊到至今的其中原因之一吧。另一半的标准首先是身高不能太矮,其次有事业心,有上进心。能够成为我们所崇拜的人。
我毕业这个暑假,G姑娘选择和他分手。
分手对这个已经很久没有得到温暖的女生来说是不容易的,G姑娘犹豫,挣扎在痛苦里许久。最近,我和G姑娘的一次交心的谈话中,G姑娘透露她分手的最终原因是因为这个男人让她打了胎之后,竟然没有半点歉意,她对他彻底死了心,再无纠葛。我听过之后,很心疼。每个人都会隐藏内心最深的痛,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在别人面前展示。G姑娘一定为保守这个她永远不想让别人知道的秘密而痛苦。她的诉说,一定是压抑太久的发泄。

 
 
 

每一段感情的失败,G姑娘,都会选择离开这个城市。
她又开始为下一个决定犹豫不定---是否要离开这个让她找不到幸福的城市?这一次,她犹豫不定,已没有了当年离开湖南时的那份决然。她知道她的年纪摆在这儿,出去只有两种结果,成功和失败。她知道她已经不起一败涂地了。

 
 
 

我和一些朋友极力挽留她,至少这里有朋友,有家人,再一次选择去外面的世界打拼,已经不适合你这个年纪了。
G姑娘说,也许在外面的世界她既能找到幸福,也能拥有事业。
我说,这一切都是假设,你为何要再一次选择回到那个曾经让你落荒而逃的城市。难道,你想重蹈覆辙?
G姑娘没有回答。朋友只是人生路上的一盏微弱的指明灯,大方向只能由自己掌舵。我的劝说也只是点到为止。

 

最近听说,她还在犹豫不定!这就是我的朋友G姑娘。

 
 
 

我想对G姑娘说,人生的路口,请不要再犹豫不定,把心安定下来,先把自个儿好好打理,不说修成闭月羞花,倾国倾城的模样,好歹下得了厨房,上得了厅堂。等那个好男人降临,也不用再寻思着如何对付如今严峻的婆媳关系了。因为姑娘我既有美貌,也能烧的一桌好菜,婆婆你怎奈何得了我。就任性的开始久违的二人世界吧!

 
 
 

G姑娘,加油!

 
 
 

要说,我自己的身上何尝没有W姑娘、Y姑娘和G姑娘的困扰,又何尝不对未来的生活充满期许。我们都要在未知和不安中一路摸索适合自己的生活节奏和志同道合的另一半。或许,这就是每个女生成长为女人的一段漫长而曲折的过程吧。我相信我们都会成长,都会遇到一个好男人,过平淡似水,轻烟薄纱里绽放一许清香的生活!

 
 
 
 
 
 
 
 
 
 
 
 
 
 
 
 
 
 
 
 
 
 
 
 
 
 
 
 
 
 
 
 
 
 
 
 
 
 
 
 
 
 
 
 
 
 
 
 
 
 
 
 
 
 
 
 
 
 
 
 
 
 
 
 
 
 
 
 
 
 
 
 
 
 
 
 
 
 
 
 
 
 
 
 
 
 
 
 
 
 
 
 
 
 
 
 
 
 
 
 
 
 
 
 
 
 
 
 
 
 
 
 
 
 
 
 
 
 
 
 
 
 
 
 
 
 
 
 
 
 
 
 
 
 
 
 
 
 
 
 
 
 
 
 
 
 
 
 
 
 
 
 
 
 
 
 
 
 
 
 
 
 
 
 
 
 
 
 
 
 
 
 
 
 
 
 
 
 
 
 
 
 
 
 
 
 
 
 
 
 
 
 
 
 
 
 
 
 
 
 
 
 
 
 
 
 
 
 
 
 
 
 
 
 
 
 
 
 
 
 
 
 
 
 
 
 
 
 
 
 
 
 
 
 
 
 
 
 
 
 
 
 
 
 
 
 
 
 
 
 
 
 
 
 
 
 
 
 
 
 
 
 
 
 
 
 
 
 
 
 
 
 
 
 
 
 
 
 
 
 
 
 
 
 
 
 
 
 
 
 
 
 
 
 
 
 
 
 
 
 
 
 
 
 
 
 
 
 
 
 
 
 
 
 
 
 
 
 
 
 
 
 
 
 
 
 
 
 
 
 
 
 
 
 
 
 
 
 
 
 
 
 
 
 
 
 
 
 
 
 
 
 
 
 
 
 
 
 
 
 
 
 
 
 
 
 
 
 
 
 
 
 
 
 
 
 
 
 
 
 
 
 
 
 
 
 
 
 
 
 
 
 
 
 
 
 
 
 
 
 
 
 
 
 
 
 
 
 
 
 
 
 
 
 
 
 
 
 
 
 
 
 
 
 
 
 
 
 
 
 
 
 
 
 
 
 
 
 
 
 
 
 
 
 
 
 
 
 
 
 
 
 
 
 
 
 
 
 
 
 
 
 
 
 
 
 
 
 
 
 
 
 
 
 
 
 
 
 
 
 
 
 
 
 
 
 
 
 
 
 
 
 
 
 
 
 
 
 
 
 
 
 
 
 
 
 
 
 
 
 
 
 
 
 
 
 
 
 
 
 
 
 
 
 
 
 
 
 
 
 
 
 
 
 
 
 
 
 
 
 
 
 
 
 
 
 
 
 
 
 
 
 
 
 
 
 
 
 
 
 
 
 
 
 
 
 
 
 
 
 
 
 
 
 
 
 
 
 
 
 
 
 
 
 
 
 
 
 
 
 
 
 
 
 
 
 
 
 
 
 
 
 
 
 
 
 
 
 
 
 
 
 
 
 
 
 
 
 
 
 
 
 
 
 
 
 
 
 
 
 
 
 
 
 
 
 
 
 
 
 
 
 
 
 
 
 
 
 
 
 
 
 
 
 
 
 
 
 
 
 
 
 
 
 
 
 
 
 
 
 
 
 
 
 
 
 
 
 
 
 
 
 
 
 
 
 
 
 
 
 
 
 
 
 
 
 
 
 
 
 
 
 
 
 
 
 
 
 
 
 
 
 
 
 
 
 
 
 
 
 
 
 
 
 
 
 
 
 
 
 
 
 
 
 
 
 
 
 
 
 
 
 
 
 
 
 
 
 
 
 
 
 
 
 
 
 
 
 
 
 
 
 
 
 
 
 
 
 
 
 
 
 
 
 
 
 
 
 
 
 
 
 
 
 
 
 
 
 
 
 
 
 
 
 
 
 
 
 
 
 
 
 
 
 
 
 
 
 
 
 
 
 
 
 
 
 
 
 
 
 
 
 
 
 
 
 
 
 
 
 
 
 
 
 
 
 
 
 
 
 
 
 
 
 
 
 
 
 
 
 
 
 
 
 
 
 
 
 
 
 
 
 
 
 
 
 
 
 
 
 
 
 
 
 
 
 
 
 
 
 
 
 
 
 
 
 
 
 
 
 
 
 
 
 
 
 
 
 
 
 
 
 
 
 
 
 
 
 
 
 
 
 
 
 
 
 
 
 
 
 
 
 
 
 
 
 
 
 
 
 
 
 
 
 
 
 
 
 
 
 
 
 
 
 
 
 
 
 
 
 
 
 
 
 
 
 
 
 
 
 
 
 
 
 
 
 
 
 
 
 
 
 
 
 
 
 
 
 
 
 
 
 
 
 
 
 
 
 
 
 
 
 
 
 
 
 
 
 
 
 
 
 
 
 
 
 
 
 
 
 
 
 
 
 
 
 
 
 
 
 
 
 
 
 
 
 
 
 
 
 
 
 
 
 
 
 
 
 
 
 
 
 
 
 
 
 
 
 
 
 
 
 
 
 
 
 
 
 
 
 
 
 
 
 
 
 
 
 
 
 
 
 
 
 
 
 
 
 
 
 
 
 
 
 
 
 
 
 
 
 
 
 
 
 
 
 
 
 
 
 
 
 
 
 
 
 
 
 
 
 
 
 
 
 
 
 
 
 
 
 
 
 
 
 
 
 
 
 
 
 
 
 
 
 
 
 
 
 
 
 
 
 
 
 
 
 
 
 
 
 
 
 
 
 
 
 
 
 
 
 
 
 
 
 
 
 
 
 
 
 
 
 
 
 
 
 
 
 
 
 
 
 
 
 
 
 
 
 
 
 
 
 
 
 
 
 
 
 
 
 
 
 
 
 
 
 
 
 
 
 
 
 
 
 
 
 
 
 
 
 
 
 
 
 
 
 
 
 
 
 
 
 
 
 
 
 
 
 
 
 
 
 
 
 
 
 
 
 
 
 
 
 
 
 
 
 
 
 
 
 
 
 
 
 
 
 
 
 
 
 
 
 
 
 
 
 
 
 
 
 
 
 
 
 
 
 
 
 
 
 
 
 
 
 
 
 
 
 
 
 
 
 
 
 
 
 
 
 
 
 
 
 
 
 
 
 
 
 
 
 
 
 
 
 
 
 
 
 
 
 
 
 
 
 
 
 
 
 
 
 
 
 
 
 
 
 
 
 
 
 
 
 
 
 
 
 
 
 
 
 
 
 
 
 
 
 
 
 
 
 
 
 
 
 
 
 
 
 
 
 
 
 
 
 
 
 
 
 
 
 
 
 
 
 
 
 
 
 
 
 
 
 
 
 
 
 
 
 
 
 
 
 
 
 
 
 
 
 
 
 
 
 
 
 
 
 
 
 
 
 
 
 
 
 
 
 
 
 
 
 
 
 
 
 
 
 
 
 
 
 
 
 
 
 
 
 
 
 
 
 
 
 
 
 
 
 
 
 
 
 
 
 
 
 
 
 
 
 
 
 
 
 
 
 
 
 
 
 
 
 
 
 
 
 
 
 
 
 
 
 
 
 
 
 
 
 
 
 
 
 
 
 
 
 
 
 
 
 
 
 
 
 
 
 
 
 
 
 
 
 
 
 
 
 
 
 
 
 
 
 
 
 
 
 
 
 
 
 
 
 
 
 
 
 
 
 
 
 
 
 
 
 
 
 
 
 
 
 
 
 
 
 
 
 
 
 
 
 
 
 
 
 
 
 
 
 
 
 
 
 
 
 
 
 
 
 
 
 
 
 
 
 
 
 
 
 
 
 
 
 
 
 
 
 
 
 
 
 
 
 
 
 
 
 
 
 
 
 
 
 
 
 
 
 
 
 
 
 
 
 
 
 
 
 
 
 
 
 
 
 
 
 
 
 
 
 
 
 
 
 
 
 
 
 
 
 
 
 
 
 
 
 
 
 
 
 
 
 
 
 
 
 
 
 
 
 
 
 
 
 
 
 
 
 
 
 
 
 
 
 
 
 
 
 
 
 
 
 
 
 
 
 
 
 
 
 
 
 
 
 
 
 
 
 
 
 
 
 
 
 
 
 
 
 
 
 
 
 
 
 
 
 
 
 
 
 
 
 
 
 
 
 
 
 
 
 
 
 
 
 
 
 
 
 
 
 
 
 
 
 
 
 
 
 
 
 
 
 
 
 
 
 
 
 
 
 
 
 
 
 
 
 
 
 
 
 
 
 
 
 
 
 
 
 
 
 
 
 
 
 
 
 
 
 
 
 
 
 
 
 
 
 
 
 
 
 
 
 
 
 
 
 
 
 
 
 
 
 
 
 
 
 
 
 
 
 
 
 
 
 
 
 
 
 
 
 
 
 
 
 
 
 
 
 
 
 
 
 
 
 
 
 
 
 
 
 
 
 
 
 
 
 
 
 
 
 
 
 
 
 
 
 
 
 
 
 
 
 
 
 
 
 
 
 
 
 
 
 
 
 
 
 
 
 
 
 
 
 
 
 
 
 
 
 
 
 
 
 
 
 
 
 
 
 
 
 
 
 
 
 
 
 
 
 
 
 
 
 
 
 
 
 
 
 
 
 
 
 
 
 
 
 
 
 
 
 
 
 
 
 
 
 
 
 
 
 
 
 
 
 
 
 
 
 
 
 
 
 
 
 
 
 
 
 
 
 
 
 
 
 
 
 
 
 
 
 
 
 
 
 
 
 
 
 
 
 
 
 
 
 
 
 
 
 
 
 
 
 
 
 
 
 
 
 
 
 
 
 
 
 
 
 
 
 
 
 
 


Akinia:

武昌区昙华林,老城区之夏。人群分为年轻人和老人两拨,真寂寞啊。

最后一张是奶茶店的晴天娃娃,祝你有天下无敌的好运气。